“我一把剑哪能管得了掌门去哪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霄河袖摆一甩,扭头出了天墉城掌门的房。前来找陵越的红玉看见他,正欲说句话,霄河却眉头紧皱愤愤地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哎!” 红玉没喊住他,不知这人怎么了,左不过是与陵越有关的事。...


没看错这真的是更新

姑娘的脑洞 @池中鲤鱼






齐铁嘴掏出水袋掂了两掂,仰头喝光最后一点水。






“咱在这斗里可转悠第四天了,没什么油水不说,现在连出口也找不见……”






走在前面的张启山不发一语,胡乱处理的伤口隐隐作痛,再找不到出口指不定真折在这里头。






“佛爷,咱这……”






张启山抬手冲他做了个手势,前面是个墓室口,里面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到,二人对视一眼,按着腰上的枪猫了进去。齐铁嘴举着火把,才看清有口棺材,...

“陵越,他们说你和屠苏…”

“屠苏已经有晴雪了。”

“那欧阳少恭…”

“少恭不是与巽芳好好的么。”

“兰生他…”

“月言有了喜,兰生高兴的很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有时不被注意的才是最珍贵的。”

“陵越,我想养只猫。”

“不许。”

“我想养只猫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想养只猫。”

“喵~”

等等…不老歌打不开岂不是我所有的霄越肉都没有了…完全没有备份啊啊啊啊啊啊啊嘤嘤嘤…

喵~

嘤…

霄河的小本本 3

除妖大多是无聊的事情。

比起除妖,纵情山水更得霄河喜欢。每每想到这,便后悔当初不该因天墉城聚了些灵气就着了紫胤的道,少逛了许多好去处。可若非如此,便也不会遇到陵越。天墉城的好弟子,百里屠苏的好师兄……

“谁在哪里!”

哪里来的小弟子,眼神还挺尖。

霄河正欲化了剑形,不远处的房门此时吱呀一声,只听得陵越低沉的声音,

“发生何事?”

不妙,非常不妙。霄河只得直直挺在地上,听着陵越的脚步走进。

“ 深夜扰了你,请多包涵。只是方才隐约看见一个人影,在那几棵树之间,眨眼间却又没了。”

“人影?” 陵越四下环视一圈,“这处只有我一人,许是你看错了。”

“好。但还请多多注意,若有事,我们弟子在西边的院...

在霄越这跟后天似的冰窖子里挣扎着活了一年  QwQ

霄河的小本本

      昨日练剑,陵越将我借给了屠苏。对屠苏身上的焚寂焚寂煞气谈不上厌恶之说,只是与陵越惯了,旁人的灵力多少有些不适。陵越如此轻易将我借出,当下心中不知怎的就堵了一口气。插在地上怎么也不出来这种事,算算也好些年没干过了。幸好红玉今天不在,否则不仅被她笑了去,剑阁也得一阵子不能回。

      看着屠苏和陵越二人眉头紧蹙,绞尽脑汁的模样,胸中闷气终于顺畅了些。我霄河虽算不上绝世好剑,但也绝非随意任人使用的剑。...


© 霄越自萌地 | Powered by LOFTER